本報記者丁婷婷 北京報道
  陽光是最好的防腐劑。近日,財政部辦公廳主任、新聞發言人戴柏華在解讀2014年財政預算報告時表示,2014年要細化預決算公開內容並擴大公開範圍,尤其是要加大“三公經費”公開力度。
  審議預決算報告,是兩會代表委員的一項重要職責。今年全國“兩會”上,全國人大代表趙冬苓聯合30名代表提交名為《關於強化預決算公開、建設陽光財政和透明政府》的議案。近日,數名知名財政專家圍繞該議案在中國法學會舉行座談會,共同探討國家預算公開目前存在的問題,以及如何構建“陽光財政”。
  人大代表為何看不懂預算表
  瀟湘晨報:作為影視劇作家,為何會提出關於預決算公開的議案?趙冬苓(全國人大代表、影視劇作家):去年我曾提出一個議案,是關於稅收法定的問題,關心稅收自然會關心預算,稅收法定關係到錢如何合法地收進來,而預決算關係到政府如何把錢花出去。
  去年我第一次參加兩會,有一個非常強烈的感受,就是目前人大對預決算的審查,可能很難起到“審查”的作用。過去一年,我與很多專家交流過,這促使我今年提出這個議案。
  時間緊,讀不了厚厚三本預算表
  瀟湘晨報:今年你看懂財政預決算表了嗎?
  趙冬苓:雖然去年我做了很多功課,但是我現在還是沒辦法完全看懂,到目前為止我還是一個外行。今年兩會,預算報告在總理作政府工作報告那天就發下來了,這是第一次。第二天晚上,財政預決算表的相關材料被送到我的房間。臨睡覺前,我打開一看,預決算表有厚厚三本,但次日就要討論。我覺得,這麼短的時間內讀不了那麼長的一個表。而且,我們人大代表的構成大家清楚,像我這樣的外行人士,即使給足夠的時間也不一定看得懂。預決算是一個非常嚴肅的問題,目前這樣一種審議體制我覺得存在一些問題。
  預決算公開更多是關註如何公開
  李煒光(天津財經大學財政學科首席教授):關於預決算公開,我想強調兩點:它首先應該是一個良心活,其次應該是技術活。
  所謂良心活,指的是國家需要這樣一個對財政預決算進行審查和監督的機制,這個機制的運行,需要大家的持續參與和推動,以良知道德來促使它完善並真正發揮作用。說它是技術活,是因為預決算公開,更多是關註預決算“如何公開”。如果只是簡單把賬本攤開,這未必是一個很好的方式。
  香港特區以及一些其他國家的預決算公開,時間能夠達到兩三個月。這麼長時間,財政部門負責人要下到街道、學校還有企業去,面對面向這些納稅人闡述預算報告以及理由,來得到理解甚至是諒解。除此之外,廣播、電視等各類媒體,都會進行宣傳,甚至製作成動畫方便理解。
  還有哪些方面賬本沒公開
  瀟湘晨報:近幾年政府在預決算公開方面做了很多新工作,應該怎樣看待目前預決算公開的現狀?
  已翻出四個賬本,透明度在改善
  蔣洪(全國政協委員、上海財經大學公共經濟與管理學院院長):這些進步有目共睹。我們有一個大家都知道的賬本,叫做公共預算。實際上我們還有好幾個賬本。但是以前,只有這一個賬本翻出來給大家看、給人大審。現在另外3個賬本也翻出來了:政府性資金預算、社會保險基金預算、國有資本經營預算。從這個意義上來說,透明度在改善,但是在覆蓋面上依然有問題。
  超九成國企利潤不在四本賬上
  瀟湘晨報:還有哪些賬本沒有被包含進去?
  蔣洪:第一塊,財政專戶存儲沒有包含在這四本賬上。這部分相當於原來行政事業單位自收自支的基金,以前也稱預算外資金。
  第二塊是國有資本利潤,這個也是公眾和政府的收入,但沒有拿到“大口袋”來,而放在了“小口袋”。實際上,國有資本經營預算僅僅是國有企業盈利了以後上繳給國資委的部分,這個利潤只是國有企業利潤的一小部分,只占國有企業利潤不到10%。換言之,90%以上的利潤實際上是在賬外,不在已經公開的四本賬中。
  第三塊,就是各種各樣的公共資產,不在這四本賬單裡面。舉個例子,如果我這個預算,我說我花了10個億。有時候這10個億隻是從這個賬轉到另一個賬上,實際上沒有花掉,但這筆錢就不顯示在四本賬里了。我們有很多這方面的基金,比如預算調節基金就不在四本賬上,又比如社會保障基金也不在四本賬上,另外還有國有企業的資本金。
  預決算公開的下一步怎麼走
  瀟湘晨報:針對目前預決算公開中存在的一些問題,你認為下一步應該怎麼走?
  預決算公開要讓公眾“有感覺”
  趙冬苓:我建議,要實現預決算全過程公開。除及時公開人大審批通過的預決算之外,政府提交審批的預決算草案也應該向公眾及時公開,各級人大同政府一樣理應成為預決算公開的主體。另外,公開的預決算信息應該完整,其範圍具體包括預決算草案和審批通過的預決算,以及作為附表的部門預算和單位預算。預算調整方案(草案)以及人大審批通過的預算調整方案,也屬於需要公開的內容。並且,要通過網站、報紙、電視臺和電臺等媒介以最便捷的方式及時公佈政府的財政信息。
  蔣洪:公開的內容必須全面,不能只拿出一部分。另外要細化,類、款、項、目,這個要細化。目前來說還是粗線條,比如衛生支出多少億,只是給出這樣的數字讓人沒感覺。而賬細到一定程度的時候,社會公眾就會有感覺。所謂有感覺,就是會有一種判斷:這個錢該不該花,花得值不值。社會公眾有感覺了,監督作用就實現了。
  要分對象,向大眾公開要具體生動
  李煒光:我覺得預決算公開要分對象,註意方式方法,要用心。比如,要使每年“兩會”對預決算的審議有實際意義,財政部就應預先向代表委員提供一個比較詳細的預算報告,讓大家能夠理解、看得比較清晰。
  而對社會大眾公開,則不一定要很專業化,可能需要非常具體,比如這些錢是修橋了還是鋪路了,而且儘量用生動的形式表達出來。
  同樣是預決算公開,不同時候它在技術上要求可能不一樣,這既是一個技術問題,也是一個良心問題。我一直強調良心問題,要切實認真去做,好多事情不難。
  (原標題:預決算公開要全過程、全覆蓋)
創作者介紹

王心凌

ja30jaddd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